常见问题 联系我们 登录 收藏竞彩猫 产品介绍
1061060310400-0088-310
郜林
扫码立即下载
竞彩猫APP 扫码下载 苹果下载 安卓下载

徐鑫炜:《赌球大革命》连载 序章第3节--戒烟

责任编辑:KOG2016年10月08日 19:46    来源:竞彩猫

徐鑫炜

1475983321456357.png



序章 自强不息徒叹息

第3节 戒烟

  怀着忐忑的心情,6月10日晚10点45分,贾秋明便提前来到南门守候,初次见面,总不能让女生先到等自己。约摸过了10分钟,一辆女款自行车翩然而至,贾秋明借着路灯的微光翘首望去:30米,穿的是裙子;20米,好像比较胖;10米,真是红裙子;5米,能看清脸了,啊!

  贾秋明有了一种想逃跑的冲动,但目前两人的距离已容不得他再临阵开溜,实在丢不起这份人。“早知道让谭孝礼11点10分给我打个电话,如果形势不妙就借机遁了。”贾秋明一边后悔,一边硬着头皮推车迎着女生走去。

  “看路!看路!你这人怎么推着车就往人身上撞啊?”女孩猛捏车闸,狼狈地踉跄下车,狠狠瞪了贾秋明两眼,便推车绕过他后再度上车扬长而去。

  “好险!”贾秋明刚暗叹一声庆幸,便感觉有人在拍自己左肩,一回头,震惊了。

  眼前的女孩长发高挑,虽谈不上惊艳,却文静雅致,再加上刚才的惊魂一幕,前后给人的视觉冲击对比实在过于强烈,贾秋明直想大喊一句:“人生的大喜大悲真是来得太刺激了!”

  “请问,你是贾秋明吗?”

  女孩悦耳的声音,将仍在发花痴的他拉回了现实。

  “是啊是啊,你一定是夏梦雨吧?”

  女孩露出了如释重负般的笑容,“哎哟,可算找到你啦!刚才我一直在大门外面等,左盼右盼也没人来,就想进门来看看,正好发现你好像也在等人,一问果然就是。”

  不用说,自己刚才被人怒喝的一幕,夏梦雨一定尽收眼底。出师不利,贾秋明自忖,只能一会儿在酒吧里努力往回挣分了。

  平素几个兄弟结伴来球迷酒吧,每人花上20元点一支啤酒,便可胡吹神侃撑完两场球。既然酒吧远离三里屯、后海、南锣鼓巷,而是开在京城西北角的名校边上,走的就是平价路线,赚钱全靠客源够广。然而今时不同往日,贾秋明身边坐的不再是谭孝礼等死党,而是一位姑娘,怎么着也得稍稍破费请人家喝杯鸡尾酒吧,了不起下一周都吃斋,要是还有金融危机就下两周!毛主席说过,勒紧裤腰带,谁怕谁啊!

  万万没想到,还没等贾秋明将酒水单翻到鸡尾酒那一页,夏梦雨就抢先对服务员开口了:“先来两支哈啤。”又扭头向贾秋明:“哈啤,你喝得惯吧?”

  贾秋明感动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了,连忙答应。物以稀为贵,在京华大学,无论何等样貌身材的女生,只要你是女生,都被当神一般受万人供奉,有用不尽的免费劳力,吃不完的霸王大餐。如此为男伴钱包着想的女生,实在太难得了!

  比赛还早,两人便开始闲聊。简单交代完各自的院系班级、籍贯年龄,话题自然引到了足球上。夏梦雨是西班牙和皇马球迷,不用说,最痴迷的球星自然是劳尔。贾秋明可以装西班牙球迷,毕竟这是他第二支持的国家队,更何况巴西又不参加欧洲杯,但要让巴萨粉伪装成皇马扇,宁死不从!正所谓头可断,血可流,节操不可丢!

  “劳尔过气喽,你看他现在连国家队都进不了,西班牙还得靠我们巴萨帮。”

  “还说呢,我恨死阿拉贡内斯了,亏他还叫‘智叟’,居然都不召劳尔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!如果西班牙不夺冠,祝他欧洲杯一结束就下课。”

  “人家老头去年就宣布了,欧洲杯后肯定走人啊。再说了,要我是阿拉贡内斯,这次也不能召劳尔。2006年世界杯,他让劳尔打替补,好嘛,劳尔在饭厅里带着队友开始闹事,老头没辙,最后两场又让他打主力,差不多一到下半场就把他换下。西班牙就这么被折腾来折腾去,小组赛打得那么好,结果一出线碰到法国就死了,你说不怪劳尔怪谁?”

  “肯定怪阿拉贡内斯啊,一开始就让劳尔打主力不就得了!”

  贾秋明一时为之语塞,女球迷聊球,果然不讲道理只认偶像啊!正欲掏根烟点上以利再战,突然想到这是与女生初次见面,阳光青年的样子还是要装一装的,于是已经伸进裤兜的手就按原路又缩了回来。

  “时间可以证明一切,咱们就看这届欧洲杯,阿拉贡内斯到底能把西班牙带成什么样。”

  “行啊,那就打个赌吧,每场西班牙队比赛都来看,赢到3球我请客,赢不到你请。”

  “Deal!”

  贾秋明心里乐开了花,原本还担心与夏梦雨熬夜看球只是一锤子买卖,正苦思如何能有后续,没想到女生居然主动邀约,还愿意请客!老天保佑,西班牙一路大胜夺冠吧,那就能有6次约会,还是免费的!

  正沉浸在春秋大梦中长醉不愿醒,贾秋明感觉有人拍自己肩膀,还没来得及回头,便听见了谭孝礼的声音。

  “我说今天找你看球怎么到处找不到人呢,原来自己有活动,保密得够好的啊。这位美女怎么称呼?”

  贾秋明倍感尴尬,如果换做是他,看到谭孝礼独自与女生相处,断然不会上前打招呼,更不可能劈头盖脸就对女生查户口。正茫然间,夏梦雨倒先开口了。

  “我叫夏梦雨,自动化系的,跟贾秋明也是昨天才认识,我们在bbs上约好今天一起来看球。你是他同学吧,要不一起看?不过你不会跟他一样,也是巴萨球迷吧?刚才我都快被他气死了。”

  “我叫谭孝礼,跟他上下铺,我猜你是皇马球迷吧?贾秋明,看到没有,皇马才是人民之选,明智之选!不过我们一帮人坐在那边,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啦!”

  最后一句,又让贾秋明脸上一红,好在见谭孝礼准备挪步,他总算松了口气。没想到,这位“该死的”死党又转回身来。

  “对了,你身上有烟没?分我一根。”

  千年道行一朝丧啊!一句话,让贾秋明的伪装计划付诸东流。不过,贾秋明还心存一丝侥幸,他摸出烟和火机,整盒交给谭孝礼,又推了一把他的手,希望他赶紧消失。

  “哟,这么巧,正好还剩两根,来,咱俩一人一根。”

  默默接过烟,由谭孝礼点上,贾秋明彻底投降了。老天啊,少开两个玩笑会死啊?破罐破摔,他狠吸了两口烟,很快就注意到,夏梦雨正表情痛苦地捂嘴微咳。谭孝礼已经走远,贾秋明赶紧把烟掐灭。

  “不好意思,是因为烟味呛到你了吧?”

  “没事,你抽吧,过两分钟我就好了。小时候我做过呼吸道手术,现在对烟味的反应有点大,每次都要适应一会儿才能好。”

  看着女孩被熏红的眼睛,一边在心里把谭孝礼狠骂一顿,贾秋明一边掏出一包纸巾,抽出一张递给夏梦雨。这也是他事先备好的功课之一,以待西班牙意外输球,女孩暗自垂泪时做关心状,没想到居然赛前就派上了用场。

  此后整场比赛,贾秋明没再抽一根烟,西班牙4比1大胜赢得开门红,夏梦雨笑靥如花,爽快请客,那包纸巾也就再没出过场。贾秋明将夏梦雨送到宿舍楼下,相约6月14日次轮再会后美滋滋地回到宿舍,刚到楼门口便被谭孝礼截住。

  “我等你半天了,你也太不够意思了,有这么大新闻居然跟哥们玩保密。老实交代,进展到什么程度了?”

  谭孝礼边说边递上一根烟,贾秋明却用手推开。

  “我决定戒烟!”

  “我擦,你受什么刺激了?赶紧把你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,让哥们开心开心。”

  谭孝礼捶了贾秋明一拳,“没功夫跟你开玩笑。就你今天看见那个女生,我准备追她。”

  “你这就叫‘兄弟诚可贵,香烟价更高,若为美女故,两者皆可抛啊’。不过做兄弟的为你还是两肋插刀,她不是叫夏梦雨么,自动化系么,刚才看球那会儿咱也没闲着,发动全校关系都帮你打听清楚了,你知道人家什么来历?”

  “不知道。”

  谭孝礼嘴角挂起一丝得意的微笑,掏出一张折叠的A4纸打开念道:“夏梦雨,女,1988年2月22日出生于内蒙古通辽市,2006年考入京华大学自动化系自62班……”

  “行了行了,有啥新鲜点的猛料没?”

  “你猴急什么,接下来就是猛料了。先剧透下,她是特招生,你知道是什么特招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