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见问题 联系我们 登录 收藏竞彩猫 产品介绍
1061060310400-0088-310
郜林
扫码立即下载
竞彩猫APP 扫码下载 苹果下载 安卓下载

徐鑫炜:《赌球大革命》连载 序章第1节--思考者和烟

责任编辑:KOG2016年10月08日 19:42    来源:竞彩猫

 

徐鑫炜

1475983321456357.png


  从即日起开始在竞彩猫推出小说《赌球大革命》连载更新,保证不烂坑,尽量每周一至周五均有一更,周六周日玩命推荐!各种足彩技巧(我猜你听说过没见过)、赌球理念(我猜你听都没听说过)、心态分析(我猜於你心有戚戚焉)尽在其中,让我们和主人公一起,从铁杆球迷一步步变身投注达人吧!目前写作计划:序章主要交代人物背景,第1章道尽足彩干货,第2章起主线情节和赌球技巧汹涌开闸!


序章 自强不息徒叹息

第1节 思考者和烟

  “目前欧冠小组赛赛制下,最少需要几轮便可提前出线?”

  面对这样一道试题,贾秋明陷入了长考。

  能坐进这个另类的考场,面对这条另类的题目,无论最终成绩如何,对贾秋明而言,都已然算得上是美梦一场。这里是《体育竞报》举办的“直通欧洲杯”球迷选拔活动决赛现场,足球知识测试环节,活动前两名将作为球迷记者,与该报特派记者一起奔赴波兰、乌克兰,观看并报道2012年欧洲杯。

  偌大的会议室内,围坐着10位决赛选手,命题者兼主考官、竞报国际足球副主编于亚东坐在主席位,靠着宽大的椅背翘着二郎腿,悠闲地吐着烟圈。不少选手冥思苦想之余,也开启了右手攥笔、左手夹烟的动脑筋模式。贾秋明不知道这些对手会不会因此变得更聪明,倒是此情此景,让他想到死党谭孝礼每逢被人劝告戒烟时的经典名言:“假如你是导演,要设计一个场景,表现主角正在思考,你会怎么做?让他皱紧眉头、双手托腮,最重要的是口吐轻烟!”


  谭孝礼是贾秋明的大学同学,更是睡在他上铺的兄弟。2006年,贾秋明从安徽合肥老家孤身一人踏上火车到北京报到,迈入京华大学校门第一天,与谭孝礼说的第一句话,话题便是围绕抽烟展开。当时,宿舍里只有最先报到的贾秋明一人,刚办完入学手续、整理完行李的他坐在那张属于自己的下铺上,从短裤兜里摸出一盒普皖,掏出一支点上,投入地享受这忙碌了许久后的惬意时光。

  一阵钥匙的细碎响动后,房门几乎是被撞开了,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撞进了贾秋明的视线,还有他肩背手提的大包小包。贾秋明有些犯怯,不知是继续抽好,还是把烟掐了好,如果要掐烟,簸箕在门口,正好被大高个拎着的大包挡住,他又不知该不该走到这位同学身旁完成这组动作。正当他脑海里转过无数念头时,大高个开口了。

  “你怎么在宿舍里抽烟啊?”

  贾秋明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,这在他本就白皙的面庞上体现得更是明显。他低着头默不作声地站起身,准备去门口掐烟。便在此时,大高个扔下手里的包,又开口了。

  “你还有么?给我也来一根。”

  “有!有!”

  贾秋明如蒙大赦,激动地从裤兜里掏出那盒普皖,颤抖着抽出一根给大高个递了过去。大高个接过烟,不紧不慢地问道:“有火么?”

  “有!有!”

  贾秋明凑上前,右手点火、左手遮风,用最标准的姿势为大高个点烟。大高个眯上眼,猛吸一口把烟抽着,左手小指熟练地在贾秋明右手背上轻点两下以示感谢。

  “哟,你没烟缸啊?”大高个在寝室内的三张桌子上环顾了一圈,目光又落回贾秋明身上。

  “刚收拾完行李,想歇口气就点了根烟,还真没考虑烟缸的事。”贾秋明的脸又红了。

  “你早说啊!”谭孝礼卸下双肩背包,从侧面网袋里抽出一瓶矿泉水,喝到快见底时把瓶子放在桌上。“咱先用这个将就将就。”

  宿舍的床架上贴着新生的名字,为他们指明今后4年家的所在。这间寝室里的3张上下铺、6个床位,截至目前还有5张是光板,唯独贾秋明那张下铺已铺上被褥。大高个看了眼这张床上的名牌,向贾秋明伸出了右手。

  “你就是贾秋明吧?我叫谭孝礼,巧了,咱俩上下铺,今后多包涵!”

  贾秋明慌忙又站起身,握住了谭孝礼伸过来的大手。

  “你好你好!刚才真是吓死我了,都不知道该把烟往哪里扔,多亏你也抽。”

  “是吧,这就叫冥冥中自有天意啊。”谭孝礼搬了张凳子坐在床头,贾秋明也顺势坐回床上。“我爸妈在楼下跟楼长聊天,让我先上来看看屋子。我这一推门,第一眼就看到你叼着根烟,心想好嘛,这一会儿我爸妈上来肯定以为是我放毒,当着人前不好发飙,等回家还不得把我骂死。我能让人白冤枉吗?必须不能啊,所以只能跟你一起吞云吐雾了。你说,我这顶多算个从犯吧?对了,你是哪儿人啊,爸妈没陪你来吗?”

  “安徽合肥。我爸说,18岁就算成人了,考上大学后就该自己闯天下,于是就把我一个人发配进京了。”

  “哎,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啊,我就是北京的,什么叫发配啊,咱伟大祖国的首都,除了房子贵点儿,路上堵点儿,空气差点儿,物价高点儿,骗子多点儿,人口密度大点儿,还哪儿得罪你了?”

  短短几分钟,贾秋明已是第三次不知所措,本想开个玩笑活跃气氛,没想到撞到了枪口上。看着他那张忽红忽白的脸,谭孝礼笑呵呵地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 “别紧张,逗你乐呢。其实自打我上了中学,就觉得北京这地方真心越来越不适合人类居住了,每次放暑假去外地玩儿,就觉得空气那叫一个新鲜,东西那叫一个便宜。可你说吧,还就有越来越多的人要往北京扎,一个二个都觉着北京机会多,梦着将来总有一天出人头地飞黄腾达。是,北京机会是多,可那是给你准备的吗?你没个好爸爸,投胎没当上好孙子,别说在社会上只能混成个蚁族,哪怕是在这校园里,4年都未必能泡到一个妞!”

  贾秋明原本松了一口气,可越往后听越觉得对方是在骂自己,脸上不由再度阴晴不定。唾沫横飞的谭孝礼捕捉到了他面色的变化,立即改口。

  “千万别误会,没说你啊!咱们能考进京华大学电子系,将来必是国家栋梁啊。其实我从小特喜欢数学,直到高中前都想上数学系,可后来一琢磨,你说考上数学系的人,到底是因为数学好啊,还是数学不好啊?这么一想,还是报高分的电子系吧。”

  短短数言,说得贾秋明既惊且羡。不论骂人还是夸人,谭孝礼都能用看似轻描淡写的两三句话表达得淋漓尽致。以前只知道北京高考分数线低,对此是羡慕嫉妒恨,然而百闻不如一见,眼下对面坐着的这位谭孝礼,他自忖就拍马也赶不上。贾秋明从小只知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,唯一稍显叛逆的表现是未成年便已学会抽烟,但那是因为父亲是杆大烟枪,从小监督他做作业烟熏雾缭,耳濡目染下,贾秋明并不觉得抽烟是坏习惯,反而将父亲常挂在嘴边的“男人不抽烟,比女人长胡子还丑”奉为真理。

  如果说自己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大学新生,贾秋明觉得,谭孝礼简直已可算江湖中人,他不怯场,自来熟,说起外面的世界也一套一套,别管幼稚不幼稚,至少远比自己强。如果家里断了供给,贾秋明自认在人生地不熟的北京必然活不下去,可他相信,把谭孝礼扔到社会上肯定饿不死。若能用高考50分换来这位北京同学的社交能力,贾秋明定会一口答应。

谭孝礼手中的烟已基本燃尽,他将烟头扔进矿泉水瓶,一抬头瞄见贾秋明的枕头上放了一份报纸,《体育竞报》。

  “是今天的报纸吗?”

  “是啊,今早出火车站买的。”

  “正好,这两天出去玩上不了网,西甲首轮最后两场都不知道踢成几比几了。”

  2006年8月29日和30日各有一场西甲,巴塞罗那客场3比2险胜塞尔塔,塞维利亚4比0横扫莱万特。作为巴萨铁杆粉丝的贾秋明欣喜不已,以为找到了同道中人,因为正常来说,不太可能有人是另3队的球迷。“你也是巴萨球迷?”